秋葵视频在线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最新章节!

购买了飞天扫帚,三人又朝着丽痕书店走去。

大部分课本都买过了,这段时间,威廉给两人上课用的就是新书。

但是他们还需要补充一些书籍,比如洛哈特的七件套。

书店的人特别多,不过都挤在店门外排队。

今天是洛哈特的新书发布会,她们都是来签名的。

人群中大部分都是韦斯莱夫人这个年纪的女巫,洛哈特被称为“师奶杀手”也不为过。

威廉似乎看见了未来塞德里克开魔杖店的情景,估计也是这境况。

一群上了年龄的女巫都在门口排队等他卖魔杖,然后送亲笔签名。

三人绕过人群,走进了书店。

威廉需要买的都是一些他没有在时间循环里学过的课本,比如卡桑德拉·瓦布拉斯基著的《拨开迷雾看未来》。

卡桑德拉·瓦布拉斯基是一个著名先知,现在已经九十多岁了,依旧还活着呢,她还是纽特老大爷的学姐。

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

不过不像纽特中途辍学,卡桑德拉安稳毕业,后来还当了霍格沃茨教授,她退休后才换成了特里劳妮教授。

威廉是丽痕书店的高级会员,他买过大量的书,听到他来了,书店经理立刻走了出来。

经理把威廉领到书店的后半部去了。那里有一个角落,放的都是占卜方面的书。

一张小桌子上放了许多书,如《预言无法预见的事:使自己免受打击》和《破碎的球:命运不济的时候》。

“《拨开迷雾看未来》里面所有的基本占卜方法——看手相、水晶球、鸟类内脏……都具备很有用的指导作用。”经理介绍道。

但威廉并没有听他说话,目光落到了另外一本书上,那是放在架子顶端上的一本书:《泰科·多多纳斯的预测》。

这本书是著名的预言书,其在预言学史的地位,大致相当于推背图。

但大部分巫师,只把它当成诗歌看待。

威廉就听纽特老大爷提起过,那个著名的预言:

男儿残酷流放,

女儿深深绝望,

勇士复仇归邦,

展翅水中翱翔。

当年拉雪兹神父公墓大战前,这条预言已经传的风言风语,很多人认为指的是默默然克莱登斯。

人们认为他就是纯血统家族莱斯特兰奇家族神秘失踪的孩子科沃斯·莱斯特兰奇。

但后来证明,他并不是莱斯特兰奇家的孩子。

威廉魔杖挥动,那本书就跑到了他的手里,他打开预言书,随手翻到了第七页。

那一页同样只有简单的四句话。

“呵,冷酷的魔王!

啊,残破的灵魂!

当年的自我放逐,

死神的馈赠中重生。”

威廉看得一头雾水,预言就是这样,从来不说人话。

“史塔克先生,我要是您,可不会看这样的书。”经理看到威廉正在看着那本书上,便轻松地说。

“这是上个世纪出版的老古董了,只是一本诗歌罢了,骗骗人的。”

威廉不置可否,“将这本书也帮我打包。”

威廉准备开学去咨询一下他未来的占卜课老师——特里劳妮教授。

这位可是邓布利多看中的人,应该有些才华吧?

很快,在拐角处,威廉碰到了卢娜和她的父亲。

卢娜穿着一件亮闪闪的衣服,带着两个拇指大的南瓜雕刻耳坠。

卢娜的父亲就更奇怪了,穿穿着一件黑色长袍,衣服上画着白色的字体——《唱唱反调》

显然卢娜的穿衣风格,身受洛夫古德的影响。

“人很多,是不是?”卢娜说道,“他们都在排队买洛哈特的书,可是我没有在他身上感受到一点智慧。”

“他是个笨蛋。”卢娜评价道。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威廉问道。

“洛哈特脑袋里有骚扰虻,他早就失去了智慧。”

骚扰虻又是卢娜相信的一种生物,它是一种眼睛看不见的生物,会飘到人的耳朵里把人的脑子搞乱。

卢娜双臂在脑袋周围舞动,就像试图赶走蚊虫一样。

威廉笑弯了腰,卢娜还是这么有趣。

洛夫古德则是闷闷不乐,抱怨洛哈特居然没有邀请他这个著名的主编。

洛夫古德从来不放弃赚钱的机会,毕竟要努力养活女儿卢娜呢。

钱,总是不够用的!

就在这时,洛哈特从前边冲了过来。

他穿着件跟勿忘我花一样蓝色的长袍,与那蓝眼睛正好相配。尖顶巫师帽俏皮地歪戴在一头鬈发上。

“哈哈,威廉,好久不见。”

洛哈特好像多年的好友,亲热地拍了拍威廉肩膀。

事实上,两人就见过一面,还是在梅林勋章颁奖仪式上。

信倒是写过几封,威廉帮邓布利多邀请他来当黑魔法防御教授。

其他都是洛哈特邀请威廉参加新书发布会,不过被他拒绝了。

“还是来参加我的发布会了?”洛哈特兴奋地说。

“不,我只是带着家人来买书的。”威廉彬彬有礼地笑道。

“书……我的书吧?我可以送几套……就几分钟的时间。

威廉,大家会喜欢两位梅林勋章获得者站在一块的。”洛哈特再次邀请。

一个脾气暴躁的矮个子男人举着一个黑色的大照相机,在他前前后后跳来跳,想要拍一张合影。

威廉右手背在身后,轻轻挥了挥魔杖,相机里便喷出一股紫色的烟雾。

他看过关于洛哈特的报道,他可不想被无良记者乱写。

“哦,相机突然故障了?”那个矮个子男人检查着相机。

“怎么回事?来不及来,发布会要开始了。”洛哈特皱眉,他突然看见了身边的洛夫古德。

洛夫古德也带着一个相机。

“嘿,威廉这是的朋友,也是位记者?”洛哈特问道。

“我是《唱唱反调》的主编。”洛夫古德不高兴道。

“《唱唱反调》…….没听说过,不过介意一会帮我拍几张照片吗?当然,如果们报纸想要把我的照片当封面,会提高销售量的。”

洛哈特以为洛夫古德是威廉朋友,所以稍微示好了一下。

威廉忍不住笑了,他真的很期待在《唱唱反调》上,看见关于洛哈特的文章。

洛夫古德高傲地哼了一声,让卢娜留在这里,然后满意地跟着去了。

很快,外面又传来骚乱,原来马尔福和韦斯莱先生掐起来了。

两人只要在对角巷碰到,就会干一炮,火力十足的那种。

洛哈特在旁边不停鼓掌,他看向洛夫古德和那个预言家日报的记者,问道:

“能不能把打架的事也写进报道,就说马尔福和韦斯莱为了抢购我的书,当街激情互殴!”

威廉没有听见,因为他已经冲上去拉偏架了。

就像当年塞德里克带他干的事情。

……

……